詹瞻要去哪

笔记本

谢谢你,翻开这尘封的笔记本。


Closure


当环境恶劣时,生命就倾向于关闭掉和外界的交换,追求孤独永生;
当环境好时,就会追求生命繁衍,
而繁衍,是为了把知识传递下去。

                                        -- 《超体》

小汤,你好。
谢谢你翻开我的 Closure。
其实,它也是我的一份病历。


病引

闪爆总是相似地发生在某个不经意,我们的上一次也是。
记得三年前的那个深夜,毫无防备的我被吞噬在恐惧和绝望中,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昨天,读完消息一开始我并没有什么感觉。
盖上电脑,走到楼下的面馆,娴熟地点了一份有葱无蒜的豚骨拉面,
张嘴吃的第一口,才发现眼泪掉进了面汤中。
那时候才感觉到的,应该是一种恐惧,然后是它带来的痛苦。

一口一口吃着面,
料想中的绝望却没有随之而来,
然后,读着你的长文,我好像能听到其他的声音,
模糊,而又清晰。

“Honey, your intermittent eyes put on me made me painful.”
“小詹,你再三忽略我的感受,没有回应我的情感,让我感觉到很多的不安与失望。”
“小詹,我对我的现在有些不满,对未知的未来有挺多茫然,我该怎么办。”
……

我的眼睛,开始重新变得清晰。


病症

很早之前,就能感受到两个自己,
一个无所不能,
一个软弱无力。

他们也分别代表了自负、自卑的两个自己。

昨晚回去的车上,回想了我们重新认识那时候的场景,

处在绝望之中软弱无能的我,遇到了你,开始无所不能。

记忆往后,你说你要去上海的那天晚上,我去找你,
见到你之前,时间规划、线路布置,掌握之中,无所不能。
见到你之后,我跟你说,我在等我自己。

记忆再往前, 腾讯面试和 yy 面试中,自己无所不能,
腾讯的终面,软弱无力。
……

在我的回忆中,初三的某个发生在早上的场景引起了我的注意,
跟朋友一起吃着早餐,老师过来了,端着一碗粥,
“你们要喝粥吗?”

朋友说要,然后就接过粥,整碗倒到了自己碗里。
我悄悄提醒他,老师的意思是:“要一起喝粥吗?”

也就是说,我一早就拥有从别人的话里面听出真实含义以及和别人共情的能力。
往后的回想让我感觉很诧异,
几乎每次无所不能的我,总能很好地利用这个能力,
而在软弱无能的时候,几乎都与外界的情感断了联系。


病诊

像秃鹰失去了利爪,
弓箭手失去了双眸。

我开始意识到,那个只是失去了触感的我,
我的心里,并没有什么软弱无能的自己。

就像超体的那句台词,
我似乎总会在环境不安时,封闭自己,
然后我就在逻辑和理性上,丢失了情感感知的能力。

而你的出现,给了我安全的环境,
让我能够重新感觉到自己。

随后,封闭总是断断续续出现在很多场景,
但是我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感觉不到你。

但这不仅让你对我的感知撞上了墙壁,
还一直在中断着我们的连续。

这段时间我背负了很多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
我也更频繁地发现找不到自己。

拿别人来当样本确实是可笑和悲剧,
想想当年我还会把别人当成自己。

你说的对,我一直都是那个自己,
你不知道的是,我一直都在拼命地想跟你联系,
拼命地想跟你联系。


Closure

依赖你活着的”影子“同学,
跟你的告别,我暂且写在这里。

其实它其实从来没想过假借任何名义,
让你去背负那些东西。

今天之后,
我便是我,
你便是你。

打赏一个呗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